阅读,让我有了太多的改变与收获

[ 来源:未知 | 作者:黄志淑 | 时间:2011-05-25 10:00 | 浏览:| 责任编辑:admin]

      当初,我是由数学系调剂到地理系的,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地理。

      在情绪低落的时候,我偶然间阅读了余秋雨的《文化苦旅》,我非常惊异地发现:余秋雨把文学、地理、历史巧妙地融合在一起,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神奇的大门,往日枯躁无味的地理变得妙趣横生起来。我依然清晰地记得,在天文馆参观,苍穹中缀满闪烁的星星,一边品味着李白“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”的意境,一边看着太阳和月亮在各自的轨道上刷拉刷拉地奔跑,我陶醉了,深深地陶醉了。时至今日,每当我看到或听到罗布泊、意大利、南非高原等地理名词,我的内心就会涌起一阵阵的暖流,仿佛遇到了久违的老朋友。假如没有《文化苦旅》,这一切美妙的感觉将会与我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  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,我们宿舍6人一起去看获八项奥斯卡奖的《乱世佳人》。屏幕上慈祥可爱的黑妈妈一下子把我们吸引住了。当然,更具吸引力的是两个男主角。因为观念不同,我们6人分成了两队:一是阿希礼代表队,一是瑞特代表队。每天晚上临睡前,我们两队都要进行激烈的唇枪舌剑,评判谁最符合白马王子的形象。虽然争论没有结果,但我们6人都仔细地阅读了伟大的小说《飘》。从此,主人公思嘉莉的那句“明天再去想吧”,牢牢地镌刻在了我的脑海中。我是情绪化很强、抗挫折强力很弱的人,当烦恼、失意不期而至的时候,想想思嘉莉的那句“明天再去想吧”,精神上便会受到极大的鼓舞,心灵上便会得到莫大的慰藉。这不是懦弱,不是退缩,而是向明天发出美丽的邀请。同样是涉及爱情的小说,我读过阿来的《尘埃落定》,读过陈忠实的《白鹿原》,读过春上树的《挪威的森林》,它们都远远地不如《飘》纯净。《飘》,就如一株在朝露中盛开的百合,纯洁地绚丽每一个人的双眼。

      参加工作后,我读了《明朝那些事》。当我搜集“当年明月”的资料的时候,有三条信息非常出乎我的意料:当年明月,26岁,非历史专业,写《明朝那些事》之前,已经读过《中华上下五千年》12遍。我深信:能让人读12遍的书,即便不是精品,也绝不会是糟粕。当我打开《中华上下五千年》阅读时,我有点痛心地遗憾:为什么不早点读这本书呢?尤其是像我这样历史知识欠缺比较大的人,读《中华上下五千年》,真的可以全方位、多角度地重温历史。本来,我读这本书的目的是弥补历史的欠缺,没想到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读完《南唐后主李煜》那一节,我几乎是一下子喜欢上了李煜的词,喜欢上了我并不敏感的诗词欣赏。最让我激动不已的是,学生课堂上提问:“老师,《望江南》这首词怎么能看出李煜有亡国的悲痛?我没讲,而是背诵了《中华上下五千年》中提及的《浪淘沙》: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,罗衾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……刚背到这儿,学生恍然大悟。那一刻,讲台上的我有一种自豪与满足。

      说实话,从小学到中学,我的课外阅读几乎是一片空白。幸亏长大后持续地、不间断地阅读,让我有了太多的改变与收获。每天在文字间穿行,连平淡的日子也变得有滋有味。

翔宇教育